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 手机版
类目:首页教学文摘备课资料
阅读:74  2021-04-12
标签:备课资料 高一备课资料
曹禺《雷雨》剧本第三幕完整版阅读
 第三幕

      --杏花巷十号,在鲁贵家里。--

      下面是鲁家屋外的情景。

      车站的钟打了十下,杏花巷的老少还沿着那白天蒸发着臭气,只有半夜才从租界区域吹来一 阵好凉风的水塘边上乘凉。虽然方才落了一阵暴雨,天气还是郁热难堪,太空黑漆漆地布满 了了恶相的黑云,人们都像晒在太阳下的小草,虽然半夜里沾了点露水,心里还是热燥燥的 ,期望着再来一次的雷雨。倒是躲在池塘芦草下的青蛙叫得起劲,一直不停。闲人谈话的声 音有一阵没一阵地。无星的天空时而打着没雷的闪电,蓝森森地一晃,闪露出来池塘边的垂 柳在水面颤动着。闪光过去,还是黑黝黝的一片。

      渐渐乘凉的人散了,四周围静下来,雷又隐隐地响着,青蛙像是吓得不敢多叫,风又吹起来 ,柳叶沙沙地。在深巷里,野狗寂寞地狂吠着。

      以后闪电更亮得蓝森森地可怕,雷也更凶恶似地隆隆地滚着,四周却更沉闷地静下来,偶尔 听见几声青蛙叫和更大的木梆声,野狗的吠声更稀少,狂雨就快要来了。

      最后暴风暴雨,一直到闭幕。

      不过观众看见的还是四凤的屋子,(即鲁贵两间房的内屋)前面的叙述除了声音只能由屋子 中间一层木窗户显出来。

      在四凤的屋子里面呢:

      鲁家现在才吃完晚饭,每个人的心绪都是烦恶的。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在一个屋角,鲁大海 一个人在擦什么东西。鲁妈同四凤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静默着。鲁妈低着头在屋子中间的圆 桌旁收拾筷子碗,鲁贵坐在左边一张靠椅上,喝得醉醺醺地,眼睛发了红丝,像个猴子,半 身倚着靠背,望着鲁妈打着噎。他的赤脚忽然放在椅子上,忽然又平拖在地上,两条腿像人 字似地排开,他穿一件白汗衫,半臂已经汗透了,贴在身上,他不住地摇着芭蕉扇。

      四凤在中间窗户前面站着:背朝着观众,面向窗外不安地望着,窗外池塘边有乘凉的人们说 着闲话,有青蛙的叫声。她时而不安地像听见了什么似的,时而又转过头看了看鲁贵,又烦 厌地迅速转过去。在她旁边靠左墙是一张搭好的木板床,上面铺着凉席,一床很干净的夹被 ,一个凉草枕和一把蒲扇,很整齐地放在上面。

      屋子很小,像一切穷人的屋子,屋顶低档地压在头上。床头上挂着一张烟草公司的广告画, 在左边的墙上贴着过年时粘上的旧画,已经破烂许多地方。靠着鲁贵坐的唯一的一张椅子立 了一张小方桌,上面有镜子,梳子,女人用的几件平常的化妆品,那大概是四凤的梳妆台了 。在左墙有一条板凳,在中间圆桌旁边孤零零地立着一个圆凳子,在右边四凤的床下正排着 两三双很时髦的鞋,鞋的下头,有一只箱子,上面铺着一块白布,放着一个瓷壶同两三个粗 的碗。小圆桌上放着一盏洋油灯,上面罩一个鲜红美丽的纸灯罩;还有几件零碎的小东西; 在暗淡的灯影里,零碎的小东西虽然看不清楚,却依然领人觉得这大概是一个女人的住房。 

      这屋子有两个门,在左边--就是有木床的一边--开着一个小门,外面挂着一幅强烈的有 花的红幔,里面存着煤,一两件旧家俱,四凤为着自己换衣服用的。右边有一个破旧的木门 ,通着鲁家的外间,外面是鲁贵住的地方,是今晚鲁贵夫妇睡的处所。那外间屋的门就通着 池塘边泥泞的小道。这里间与外间相连的木门,旁边侧立一副铺板。

      开幕时正是鲁贵兴致淋漓地刚刚倒完了半咒骂式的家庭训话。屋内都是沉默而紧张的。沉闷 中听得出池塘边唱着淫荡的春曲,参杂着乘凉人们的谈话。各人在想各人的心思,低着头不 做声。鲁贵满身是汗,因为喝酒喝得太多,说话也过于卖了力气,嘴里流着涎水,脸红的吓 人,他好像很得意自己在家里的位置同威风,拿着那把破芭蕉扇,挥着,舞着,指着。为汗 水浸透了似的肥脑袋探向前面,眼睛迷腾腾地,在各个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大海依旧擦他的手枪,两个女人都不做声,等着鲁贵继续嘶喊,这时青蛙同卖唱的叫声传了过来。四凤立在窗户前,偶而深深地叹着气。

      贵  (咳嗽起来)他妈的!(一口痰吐在地上,兴奋地问着)你们听,你们哪一个对得起我?(向四凤同大海)你们不要不愿意听,你们哪一个人不是我辛辛苦苦养到大?可是现在你们哪一件是做的对得起我?(先向左,对大海)你说?(忽向右,对四凤)你说?(对着站在中间圆桌旁的鲁妈,胜利地)你也说说,这都是你的好孩子啊!(拍,又一口痰)。

      [静默。听外面胡琴,同唱声。

      大  (向四凤)这是谁?快十点半还在唱?

      四  (随意地)一个瞎子同他老婆,每天在这儿卖唱的。(挥着扇,微微叹一口气)

      贵 我是一辈子犯小人,不走运。刚在周家混了两年,孩子都安置好了,就叫你(指鲁妈)连累下去了。你回家一次就出一次事。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叫完电灯匠回公馆,凤儿的事没有了,连我的老根子也拔了。妈的,你不来,(指鲁妈)我能倒这样的霉?(又一口痰)

      大  (放下手枪)你要骂我就骂我,别指东说西,欺负妈好说话。

      贵  我骂你?你是少爷!我骂你?你连人家有钱的人都当面骂了,我敢骂你?


展开全文阅读
      大  (不耐烦)你喝了不到两盅酒,就叨叨叨,叨叨叨,这半点钟你够不够?

      贵 够?哼,我一肚子的冤屈,一肚子的火,我没个够!当初你爸爸也不是没叫人伺候过,吃喝玩乐,我哪一样没讲究过!自从娶了你的妈,我是家败人亡,一天不如一天,一天不如一天,……

      四  那不是你自己赌钱输光的!

      大  你别理他,让他说。

      贵  (只顾嘴头说得畅快,如同自己是唯一的牺牲者一样)我告诉你,我是家败人亡,一天不如一天。我受人家的气,受你们的气。现在好,连想受人家的气也不成了,我跟你们一块儿饿着肚子等死。你们想想,你们是哪一件事对得起我?(忽而觉得自己的腿没处放,面向鲁妈)

      侍萍,把那凳子拿过来,我放放大腿。

      大  (看着鲁妈,叫她不要管)妈!(然而鲁妈还是拿了那唯一的圆凳子过来,放在鲁贵的脚下。他把腿放好)

      贵 (望着大海)可是这怪谁?你把人家骂了,人家一气,当然就把我们辞了。谁叫我是你的爸爸呢?大海,你心里想想,我这么大年纪,要跟着你饿死;我要是饿死,你是哪一点对得起我?我问问你,我要是这样死了?

      大  (忍不住,立起,大声)你死就死了,你算老几?

      贵  (吓醒了一点)妈的,这孩子! |

      鲁  大海! |(同时惊恐地喊出)

      四  哥哥 |

      贵  (看见大海那副魁梧的身体,同手里拿着的枪,心里有点怕,笑着)你看看,这孩子这点小脾气!--(又接着说)咳,说回来,这也不能就怪大海,周家的人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伺候他们两年,他们那点出息我哪一样不知道?反正有钱人家顶方便,做了坏事,外面比做了好事装得还体面;文明词越用得多,心里头越男盗女娼。王八蛋!别看今天我走的时候,老爷太太装模作样地跟我尽打官话,好东西,明儿见!他们家里这点出息当我不知道?

      四  (怕他胡闹)爸!你可,你可千万别去周家!

      贵  (不觉骄傲起来)哼,明天,我把周家太太大少爷这点老底子给他一个宣布,就连老头这老王八蛋也得给我跪下磕头。忘恩负义的东西!(得意地咳嗽起来)。他妈的!(拍地又一口痰吐在地上,向四凤)茶呢?

      四  爸,你真是喝醉了么?刚才不跟你放在桌上么?

      贵  (端起杯子,对四凤)这是白水,小姐!(泼在地上)。

      四  (冷冷地)本来是白水,没有茶。

      贵  (因为她打断他的兴头,向四凤)混帐。我吃完饭总要喝杯好茶,你还不知道么?

      大  (故意地)哦,爸爸吃完饭还要喝茶的。(向四凤)四凤,你怎么不把那一两四块八的龙井沏上,尽叫爸爸生气!

      四  龙井,家里连茶叶末也没有。

      大  (向贵)听见了没有?你就将就喝杯开水吧,别这样穷讲究啦。(拿一杯白开水,放在他身旁桌上,走开。)

      贵  这是我的家。你要看着不顺眼,你可以滚开。

      大  (上前)你,你--

      鲁  (阻大海)别,别,好孩子。看在妈的份上,别同他闹。

      贵  你自己觉得挺不错,你到家不到两天,就闹这么大的乱子,我没有说你,你还要打我么?你给我滚!

      大  (忍着)妈,他这样子我实在看不下去。妈,我走了。

      鲁  胡说。就要下雨,你上哪儿去?

      大  我有点事。办不好,也许到车厂拉车去。

      鲁  大海,你--

      贵  走,走,让他走。这孩子就是这点穷骨头。叫他滚,滚,滚!

      大  你小心点。你少惹我的火!

      贵  (赖皮)你妈在这儿。你敢把你的爹怎么样?你这杂种!

      大  什么,你骂谁?

      贵  我骂你。你这--

      鲁  (向贵)你别不要脸,你少说话!

      贵  我不要脸?我没有在家养私孩子,还带着个(指大海)嫁人。

      鲁  (心痛极)哦,天!

      大  (抽出手枪)我--我打死你这老东西!(对鲁贵)

      [鲁贵叫,站起。急到里间,僵立不动。

      贵  (喊)枪,枪,枪。

      四  (跑到大海的面前,抱着他的手)哥哥。

      鲁  大海你放下。

      大  (对鲁贵)你跟妈说,说自己错了,以后永远不再乱说话,乱骂人。

      贵  哦--

      大  (进一步)说呀!

      贵  (被胁)你,你--你先放下。

      大  (气愤地)不,你先说。

      贵  好。(向鲁妈)我说错了,我以后永远不乱说,不骂人了。

      大  (指那唯一的圆椅)还坐在那儿!

      贵  (颓唐地坐在椅上,低着头咕噜着)这小杂种!

      大  哼,你不直得我卖这么大的力气。

      鲁  放下。大海,你把手枪放下。

      大  (放下手枪,笑。)妈,妈您别怕,我是吓唬吓唬他。

      鲁  给我。你这手枪是哪儿弄来的?

      大  从矿上带来的,警察打我们的时候掉下的,我拾起来了。

      鲁  你现在带在身上干什么?

      大  不干什么。

      鲁  不,你要说。


展开余文
      大  (狞笑)没有什么,周家逼着我,没有路走,这就是一条路。

      鲁  胡说,交给我。

      大  (不肯)妈!

      鲁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跟你说过。周家的事算完了,我们姓鲁的永远不提他们了。

      大  (低声,缓慢地)可是我们在矿上流的血呢?周家大少爷刚才打在我脸上的巴掌呢就完了么?

      鲁  嗯,完了。这一本帐算不清楚,报复是完不了的。什么都是天定,妈愿你多受点苦。

      大  那是妈自己,我--

      了 (高声)大海,你是我最爱的孩子,你听着,我从来不用这样的口气对你说过话。你要是伤了周家的人,不管是那里的老爷或者少爷,你只要伤害了他们,我是一辈子也不认你的。

      大  可是妈--(恳求)

      鲁  (肯定地)你知道妈的脾气,你若要做了妈最怕你做的事情,妈就死在你的面前。

      大  (长叹一口气)哦,妈,您--(仰头望,又低下头来)那我会恨--恨他们一辈子 。

      鲁  (叹一口气)天,那就不能怪我了。(向大海)把手枪给我。(大海不肯)交给我!

      (走近大海,把手枪拿了过来。)

      大  (痛苦)妈,您--

      四 哥哥,你给妈!

      大  那么您拿去吧。不过您搁的地方得告诉我。

      鲁  好,我放在这个箱子里。(把手枪放在床头的木箱里)可是(对大海)明天一早我就报告警察,把枪交给他。

      贵  对极了,这才是正经。

      大  你少说话!

      鲁  大海。不要这样同父亲说话。

      大  (看鲁贵,又转头)好,妈,我走了。我看车厂子里有认识的人没有。

      鲁  好,你去。你可得准回来。一家人不许这样呕气。

      大  嗯。就回来。

      [大海由左边与外间通的房门下,听见他关外房大门的声音。鲁贵立起来看着大海走出去,怀着怨气又回来站在圆桌旁。

      贵  (自言自语)这个小王八蛋!(问鲁妈)刚才我叫你买茶叶,你为什么不买?

      鲁  没有闲钱。

      贵  可是,四凤,我的钱呢?--刚才你们从公馆领来的工钱呢?

      四  您说周公馆多给的两个月工钱?

      贵  对了,一共连新加旧六十块钱。

      四  (知道早晚也要告诉他)嗯,是的,还给人啦。

      贵  什么,你还给人啦?

      四  刚才赵三又来堵门要你赌帐,妈就把那个钱都还给他了。

      贵  (问鲁妈)六十块钱?都还了帐啦!

      鲁  嗯,把你这次的赌帐算是还清了。

      贵  (急了)妈的,我的家就是叫你们这样败了的,现在是还帐的时候么?

      鲁  (沉静地)都还清了好。这儿的家我预备不要了。

      贵  这儿的家你不要么?

      鲁  我想,大后天就回济南去。

      贵  你回济南,我跟四凤在这儿,这个家也得要啊。

      鲁  这次我带着四凤一块儿走,不叫她一个人在这儿了。

      贵  (对四凤笑)四凤,你听你妈带着你走。

      鲁  上次我走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的事情怎么样。外面人地生疏,在这儿四凤有邻居张大婶照应她,我自然不带她走。现在我那边的事已经定了。四凤在这儿又没有事,我为什么不带她走?

      四  (惊)您,您真要带我走?

      鲁  (沉痛地)嗯,妈以后说什么也不离开你了。

      贵  不成,这我们得好好商量商量。

      鲁  这有什么可商量的?你要愿意去,大后天一块儿走也可以。不过那儿是找不着你这一帮赌钱的朋友的。

      贵  我自然不到那儿去。可是你要带四凤到那儿干什么?

      鲁  女孩子当然随着妈走,从前那是没有法子。

      贵  (滔滔地)四凤跟我有吃有穿,见的是场面人。你带着她,活受罪,干什么?

      鲁  (对他没有办法)跟你也说不明白。你问问她愿意跟我还是愿意跟你?

      贵  自然是愿意跟我。

      鲁  你问她!

      贵  (自信一定胜利)四凤,你过来,你听清楚了。你愿意怎么样?随你。跟你妈,还是跟我?(四凤转过身来,满脸的眼泪)咦,这孩子,你哭什么?

      鲁  哦,凤儿,我的可怜的孩子。

      贵  说呀,这不是大姑娘上轿,说呀!

      鲁  (安慰地)哦,凤儿,告诉我,刚才你答应得好好地,愿意跟着妈走,现在又怎么哪?告诉我,好孩子。老实地告诉妈,妈还是喜欢你。

      贵  你说你让她走,她心里不高兴。我知道,她舍不得这个地方。(笑)

      四  (向鲁贵)去!(向鲁妈)别问我,妈,我心里难过。妈,我的妈,我是跟你走的。妈呀!(抽咽,扑在鲁妈的怀里)。

      鲁  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今天受了委屈了。

      贵  你看看,这孩子一身小姐气,她要个你不是受罪么?

      鲁  (向鲁贵)你少说话,(对四凤)妈命不好,妈对不起你,别难过!以后跟妈在一块儿。没有人会欺负你,哦,我的心肝孩子。

      [大海由左边上。

      大  妈,张家大婶回来了。我刚才在路上碰见的。

      鲁  你,你提到我们卖家俱的事么?

      大  嗯,提了。她说,她能想法子。

      鲁  车厂上找着认识的人么?

      大  有,我还要出去:找一个保人。

      鲁  那么我们一同出去吧。四凤,你等着我,我就回来!

      大  (对鲁贵)再见,你酒醒了点么?(向四凤)今天晚上我恐怕不回家睡觉。

      [大海,鲁妈同下。

      贵  (目送他们出去)哼,这东西!(见四凤立在窗前,便向她)你妈走了,四凤。你说吧,你预备怎么样呢?

      四  (不理他,叹一口气,听外面的青蛙声同雷声。)

      贵  (蔑视)你看,你这点心思还不浅。

      四  (掩饰)什么心思?天气热,闷得难受。

      贵  你不要骗我,你吃完饭眼神直瞪瞪的,你在想什么?

      四  我不想什么。

      贵  (故意伤感地)凤儿,你是我的明白孩子。我就有你这一个亲女儿,你跟你妈一走,那就剩我一个人在这儿哪。

      四  你别说了,我心里乱得很。(外面打闪)你听,远远又打雷。

      贵  孩子,别打岔,你真预备跟你妈回济南么?

      四  嗯。(吐一口气)。

      贵  (无聊地唱)"花开花谢年年有,人过了青春不再来!"哎。(忽然地)四凤,人活着就是两三年好日子,好机会一错过就完了。

      四  您,您去吧。我困了。

      贵  (徐徐诱进)周家的事你不要怕。有了我,明天我们还是得回去。你真走得开,(暗指地)你放得下这样好的地方么?你放得下周家--

      四  (怕他)您不要乱说了。您睡去吧!外边乘凉的人都散了。您为什么不睡去?


展开余文
      贵  你不要胡思乱想。(说真心话)这世界没有一个人靠得住,只有钱是真的。唉,偏偏你同你母亲不知道钱的好处。

      四  听,我像是听见有人来敲门。

      [外面敲门声。

      贵  快十一点,这会有谁?

      四  爸爸,您让我去看。

      贵  别,让我出去。

      [鲁贵开左门一半。

      贵  谁?

      外面的声音 这儿姓鲁么?

      贵  是啊,干什么?

      外面的声音 找人。

      贵  你是谁?

      外面的声音 我姓周。

      贵  (喜形于色)你看,来的不是?周家的人来了。

      四  (惊骇着,忙说)不,爸爸,您说我们都出去了。

      贵  咦,(乖巧地看她一眼)这叫什么话?www.du555.com

      [鲁贵下。

      四  (把屋子略微收拾一下,不用的东西放在左边帐后的小屋里,立在右边角上,等候着客进来。

      [这时,听见周冲同鲁贵说话的声音,一时鲁贵同周冲上。

      冲  (见着四凤高兴地)四凤!

      四  (奇怪地望着)二少爷!

      贵  (谄笑)您别见笑我,我们这儿穷地方。

      冲  (笑)这地方真不好找。外边有一片水,很好的。

      贵  二少爷。您先坐下。四凤(指圆桌)你把那张好椅子拿过来。

      冲  (见四凤不说话)四凤,怎么,你不舒服么?

      四  没有。--(规规矩矩地)二少爷,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要是太太知道了,你--

      冲  这是太太叫我来的。

      贵  (明白了一半)太太要您来的?

      冲  嗯,我自己也想来看看你们。(问四凤)你哥哥同母亲呢?

      贵  他们出去了。

      四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冲  (天真地)母亲告诉我的。没想到这地方还有一大片水,一下雨真滑,黑天要是不小心容易摔下去。

      贵  二少爷,您没摔着么?

      冲  (稀罕地)没有。我坐家里的车,很有趣的。(四面望望这屋子的摆设,很高兴地笑着,看四凤)哦,你原来在这儿!

      四  我看你赶快回家吧。

      贵  什么?

      冲  (忽然)对了,我忘了我为什么来的了。妈跟我说,你们离开我家,她很不放心;她怕你们找不着事情,叫我送给你一百块钱。(拿出钱)

      四  什么?

      贵  (以为周家的人怕得罪他,得意地笑着,对四凤)你看人家多厚道,到底是人家有钱的人。

      四  不,二少爷,你替我谢谢太太,我们好好过日子。拿回去吧。

      贵  (向四凤)你看你,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太太叫二少爷亲自送来,这点意思我们好意思不领下么?(收下钞票)你回头跟太太回一声,我们都挺好的。请太太放心,谢谢太太。

      四  (固执地)爸爸,这不成。

      贵  你小孩子知道什么?

      四  您要收下,妈跟哥哥一定不答应。

      贵  (不理她,向冲)谢谢您老远跑一趟。我先跟您买点鲜货吃,您同四凤在屋子里坐一坐,我失陪了。

      四  爸,您别走!不成。

      贵  别尽说话,你先跟二少爷倒一碗茶。我就回来。

      [鲁贵忙下。

      冲  (不由衷地)让他走了也好。

      四  (厌恶地)唉,真是下作!(不随意地)谁叫你送钱来了?

      冲  你,你,你像是不愿意见我似的。为什么呢?我以后不再乱说话了。

      四  (找话说)老爷吃过饭了么?

      冲  刚刚吃过。老爷在发脾气,母亲没吃完饭就跑到楼上生气。我劝了她半天,要不我还不会这样晚来。

      四  (故意不在心地)大少爷呢?

      冲  我没有见着他,我知道他很难过,他又在自己房里喝酒,大概是醉了。

      四  哦!(叹一口气)--你为什么不叫底下人替你来?你何必自己跑到这穷人住的地方来?

      冲  (诚恳地)你现在怨了我们吧!--(羞愧地)今天的事,我真觉得对不起你们,你千万不要以为哥哥是个坏人。他现在很后悔,你不知道他,他还很喜欢你。

      四  二少爷,我现在已经是不周家的佣人了。

      冲  然而我们永远不可以算是顶好的朋友么?

      四  我预备跟我妈回济南去。

      冲  不,你先不要走,早晚你同你父亲还可以回去的。我们搬了新房子,我的父亲也许回到矿上去,那时你就回来,那时候我该多么高兴!

      四  你的心真好。

      冲  四凤,你不要为这一点小事来烦忧。世界大的很,你应当读书,你就知道世界上有过许多人跟我们一样地忍受着痛苦,慢慢地苦干,以后又得到快乐。

      四  唉,女人究竟是女人!(忽然)你听,(蛙鸣)蛤蟆怎么不睡觉,半夜三更的还叫呢?

      冲  不,你不是个平常的女人,你有力量,你能吃苦,我们都还年青,我们将来一定在这世界为着人类谋幸福。我恨这不平等的社会,我恨只讲强权的人,我讨厌我的父亲,我们都是被压迫的人,我们是一样。--

      四  二少爷,您渴了吧,我跟您倒一杯茶。(站起倒茶)

      冲  不,不要。

      四  不,让我再伺候伺候您。

      冲  你不要这样说话,现在的世界是不该存在的。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我的底下人,你是我的凤姐姐,你是我引路的人,我们的真世界不在这儿。

      四  哦,你真会说话。

      冲  有时我就忘了现在,(梦幻地)忘了家,忘了你,忘了母亲,并且忘了我自己。我想,我像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非常明亮的天空,……在无边的海上……哦,有一 条轻得想海燕似的小帆船,在海风吹得紧,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有点咸的时候,白色的帆张得满满地,像一只鹰的翅膀斜贴在海面上飞,飞,向着天边飞。那 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我们坐在船头,望着前面,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

      四  我们?

      冲  对了,我同你,我们可以飞,飞到一个真真干净,快乐的地方,那里没有争执,没有虚伪,没有不平等,没有……(头微仰,好像眼前就是那么一个所在,忽然)你说好么?

      四  你想得真好。

      冲  (亲切地)你愿意同我一块儿去么?就是带着他也可以的。

      四  谁?

      冲  你昨天告诉我的,你说你的心已经许给了他,那个人他一定也像你,他一定是个可爱的人。

      [鲁大海进。

      四  哥哥。

      大  (冷冷地)这是怎么回事?

      冲  鲁先生!

      四  周家二少爷来看我们来了!

      大  哦--我没想到你们现在在这儿?父亲呢?

      四  出去买东西去啦。

      大  (向冲)奇怪得很!这么晚!周少爷会到我们这个穷地方来--看我们。

      冲  我正想见你呢。你,你愿意--跟我拉拉手么?(把右手伸出去)。

      大  (乖戾地)我不懂得外国规矩。

      冲  (把手缩回来)那么,让我说,我觉得我心里对你很抱歉的。

      大  什么事?

      冲  (脸红)今天下午,你在我们家里--

      大  (勃然)请你少提那椿事。

      四  哥哥,你不要这样,人家是好心好意来安慰我们。

      大  少爷,我们用不着你的安慰,我们生成一付穷骨头,用不着你半夜的时候到这里来安慰我们。

      冲  你大概是误会了我的意思。

      大  (清楚地)我没有误会。我家里没有第三个人,我妹妹在这儿,你在这儿,这是什么意思?

      冲  可是谁都没有这么想。

      大  可是谁都这么想。(回头向四凤)出去。

      四  哥哥!

      大  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要同周少爷说。(见四凤不走)出去!

      [四凤慢慢地由左门出去。

      大  二少爷,我们谈过话,我知道你在你们家里算是明白点的;不过你记着,以后你要再到这儿来,来--安慰我们,(突然凶暴地)我就打断你的腿。

      冲  打断我的腿?

      大  (肯定地神态)嗯!

      冲  (笑)我想一个人无论怎样总不会拒绝别人的同情吧。

      大  同情不是你同我的事,也要看看地位才成。

      冲  大海,我觉得你有时候有些偏见太重,有钱的人并不是罪人,难道说就不能同你们接近么?

      大  你太年轻,多说你也不明白。痛痛快快地告诉你吧,你就不应当到这儿来,这儿不是你来的地方。

      冲  为什么?--你今早还说过,你愿意做的我朋友,我想四凤也愿意做我的朋友,那么我就不可以来帮点忙么?

      大  少爷,你不要以为这样就是仁慈。我听说,你想叫四凤念书,是么?四凤是我的妹妹,我知道她!她不过是一个没有定性平平常常的女孩子,也是想穿丝袜子,想坐汽车的。

      冲  那你看错了她。

      大  我没有看错。你们有钱人的世界,她多看一眼,她就得多一番烦恼。你们的汽车,你们的跳舞,你们闲在的日子,这两年已经把她的眼睛看迷了,她忘了她是从哪里 来的,她现在回到她自己的家里什么都不顺眼啦。可是她是个穷人的孩子,她的将来是给一个工人当老婆,洗衣服,做饭,捡煤渣。哼,上学,念书,嫁给一个阔人 当太太,那是一个小姐的梦!这些在我们穷人连想都想不起的。

      冲  你的话当然有点道理,可是--

      大  所以如果矿主的少爷真替四凤着想,那我就请少爷从今以后不要同她往来。

      冲  我认为你的偏见太多,你不能说我的父亲是个矿主,你就要--

      大  现在我警告你(瞪起眼睛来)……

      冲  警告?

      大  如果什么时候我再看见你跑到我家里,再同我的妹妹在一起,我一定--(笑,忽然态度和善些下去)好,我盼望没有这事情发生。少爷,时候不早了,我们要睡觉了。

      冲  你,你那样说话,--是我想不到的,我没想到我的父亲的话是对的。

      大  (阴沉地)哼,(爆发)你的父亲是个老混蛋。

      冲  什么?

      大  你的父亲是--

      [四凤由左门跑进。

      四  你别说了!(指大海)我看你,你简直变成个怪物!

      大  你,你简直是个糊涂虫!

      四  我不跟你说话了!(向冲)你走吧,你走吧,不要同他说啦。

      冲  (无奈地,看看大海)好,我走。(向四凤)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来到这儿,更叫你不快活。

      四  不要提了,二少爷,你走吧,这不是你呆的地方。

      冲  好,我走!(向大海)再见,我原谅你,(温和地)我还是愿意做你的朋友。(伸出手来)你愿意同我拉一拉手么?www.du555.com

      [大海没有理他,把身子转过去。

      四  哼!

      [周冲也不再说什么,即将走下。

      [鲁贵由左门上,捧着水果酒瓶、同酒菜,脸更红,步伐有点错乱。

      贵  (见冲要走)怎么?

      大  让开点,他要走了。

      贵  别,别,二少爷为什么刚来就走?

      四  (愤愤)你问哥哥去!

      贵  (明白了一半,忽然笑向着冲)别理他,您坐一坐。

      冲  不,我是要走了。

      贵  那二少爷吃点什么再走,我老远地跟您买的鲜货,吃点,喝两盅再走。

      冲  不,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大  (向四凤,指鲁贵的食物)他从哪儿弄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贵  (转过头向大海)我自己的,你爸爸赚的钱。

      四  不,爸爸,这是周家的钱,你又胡花了!(回头向大海)刚才周太太送给妈一百块钱,妈不在,爸爸不听我的话收下了。

      贵  (狠狠地看四凤一眼,解释地,向大海说)人家二少爷亲自送来的。我不收还象话么?

      大  (走到冲面前)什么,你刚才是给我们送钱来的。

      四  (向大海)你现在才明白!

      贵  (向大海--脸上露出了卑下的颜色)你看,人家周家都是好人。

      大  (调过脸来向贵)把钱给我!

      贵  (疑惧地)干什么?

      大  你给不给?(声色俱厉)不给,你可记得住放在箱子里的是什么东西么?

      贵  (恐惧地)我给,我给!(把钞票掏出来交给大海)钱在这儿,一百块。

      大  (数一遍)什么,少十块。

      贵  (强笑着)我,我,我花了。

      冲  (不愿再看他们)再见吧,我走了。

      大  (拉住他)你别走,你以为我们能上你这样的当么?

      冲  这句话怎么讲?

      大  我有钱,我有钱,我口袋里刚刚剩下十块钱。(拿出零票同现洋,放在一块)刚刚十块,你拿走吧,我们不需要你们可怜我们。

      贵  这不象话!

      冲  你这人真有点不懂人情。

      大  对了,我不懂人情,我不懂你们这种虚伪,这种假慈悲,我不懂……

      四  哥哥!

      大  走吧。我要你跟我滚,跟我滚蛋。

      冲  (他的整个的幻想被打散了一半,失望地立了一回,忽然拿起钱)好,我走;我走,我错了。

      大  我告诉你,以后你们周家无论哪一个再来,我就打死他,不管是谁!

      冲  谢谢你。我想周家除了我不会再有人这么糊涂的,再见吧!(向右门下)

      贵  大海。

      大  (大声)叫他滚!

      贵  好好好,我跟您点灯,外屋黑!

      冲  谢谢你。

      [二人由右门下。

      四  二少爷!(跑下)

      大  四凤,四凤,你别去!(见四凤已下)这个糊涂孩子!

      [鲁妈由右门上。

      大  妈。您知道周家二少爷来了。

      鲁  嗯,我看见一辆洋车在门口,我不知道是谁来,我没敢进来。

      大  您知道刚才我把他赶了么?

      鲁  (沉重地点一点头)知道,我刚才在门口听了一会。

      大  周家的太太送了您一百块钱。

      鲁  哼!(愤然)不用她给钱,我会带着女儿走的。

      大  您走?带着四凤走?

      鲁  嗯,明天就走。

      大  明天?

      鲁  我改主意了,明天。

      大  好极啦!那我就不必说旁的话了。

      鲁  什么?

      大  (暗晦地)没有什么,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四凤跟这位二少爷谈天。

      鲁  (不自主地)谈什么?

      大  (暗示地)不知道,像是很亲热似的。

      鲁  (惊)哦?……自语)这个糊涂孩子。

      大  妈,您见着张大婶怎么样?

      鲁  卖家俱,已经商量好了。

      大  好,妈,我走了。

      鲁  你上哪儿去?

      大  (孤独地)钱完了,我也许拉一晚上车。

      鲁  干什么?不,用不着,妈这儿有钱,你在家睡觉。

      大  不,您留着自己用吧,我走了。

      [大海由右门下。

      鲁  (喊)大海,大海!

      [四凤上。

      四  妈,(不安地)您回来了。

      鲁  你忙着送周家的少爷,没有顾到看见我。

      四  (解释地)二少爷是他母亲叫他来的。

      鲁  我听见你哥哥说,你们谈了半天的话吧?

      四  您说我跟周家二少爷?

      鲁  嗯,他谈了些什么?

      四  没有什么!--平平常常的话。

      鲁  凤儿,真的?

      四  您听见哥哥说了些什么话?哥哥是一点人情也不懂。

      鲁  (严厉地)凤儿,(看着她,拉着她的手)你看看我,我是你的妈。是不是?

      四  妈,你怎么啦?

      鲁  凤,妈是不是顶疼你?

      四  妈,您为什么说这些话?

      鲁  我问你,妈是不是天底下最可怜,没有人疼的一个苦老婆子?

      四  不,妈,您别这样说话,我疼您。

      鲁  凤儿,那我求你一件事。

      四  妈,您说啦,您说什么事!

      鲁  你得告诉我,周家的少爷究竟跟你--怎么样了?

      四  哥哥总是瞎说八道的--他跟您说了什么?

      鲁  不时,他没说什么,妈要问你!

      [远处隐雷。

      四  妈,您为什么问这个?我不跟您说过吗?一点也没什么?一点也没什么。妈,没什么!

      [远处隐雷。

      鲁  你听,外面打着类。妈妈是个可怜人,我的女儿在这些事上不能再骗我!

      四  (顿)妈,我不骗您,我不是跟您说过,这两年--

      鲁贵的声音 (在外屋)侍萍,快来睡觉吧,不早了。

      鲁  别管我,你先睡你的。

      贵  你来!

      鲁  你别管我!--(对四凤)你说什么?

      四  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两年,我天天晚上--回家的?

      鲁  孩子,你可要说实话,妈经不起再大的事啦。

      四  妈,(抽咽)妈,您为什么不信您自己的女儿?(扑在鲁妈怀里大哭,鲁妈抱着她)

      鲁  (落眼泪)凤儿,可怜的孩子,不是我不相信你,我太爱你,我生怕外人欺负了你,(沉痛地)我太不敢相信世界上的人了。傻孩子,你不懂妈的心,妈的苦多少年 是说不出来的,你妈就是在年青的时候没有人来提醒,--可怜,妈就是一步走错,就步步走错了。孩子,我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我的女儿不能再想她妈似的。 人的心都靠不住,我并不是说人坏,我就是恨人性在软弱,太容易变了。孩子,你是我的,你是我唯一的宝贝,你永远疼我,你要是再骗我,那就是杀了我了,我的 苦命的孩子!

      四  不,妈,不,我以后永远是妈的了。

      鲁  (忽然)凤儿,我在这儿一天耽心一天,我们明天一定走,离开这儿。

      四  (立起)什么,明天就走?

      鲁  (果断地)嗯。我改主意了,我们明天就走。永远不回这儿来了。

      四  我们永远不回到这儿来了。妈,不,为什么这么早就走?

      鲁  孩子,你要干什么?

      四  (踌躇地)我,我--

      鲁  不愿意早一点儿跟妈走?

      四  (叹一口气,苦笑)也好,我们明天走吧。

      鲁  (忽然疑心地)孩子,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四  (擦着眼泪)妈,没有什么。

      鲁  (慈祥地)好孩子,你记住妈刚才说的话么?

      四  记得住!

      鲁  凤儿,我要你永远不见周家的人!

      四  好,妈!

      鲁  (沉重地)不,要起誓。

      [畏怯地望着鲁妈的脸。

      四  哦,这何必呢?

      鲁  (依然严厉地)不,你要说。

      四  (跪下)妈,(扑在鲁妈身上)不,妈,我--我不说了。

      鲁  (眼泪流下来)你愿意让妈伤心么?你忘记妈三年前为着你的病几乎死了么?现在你--(回头泣)

      四  妈,我说,我说。

      鲁  (立起)你就这样跪下说。

      四  妈,我答应您,以后我永远不见周家的人。

      [雷声轰地滚过去。

      鲁  孩子,天上在打雷,你要是以后忘了我的话,见了周家的人呢?

      四  (畏怯地)妈,我不会的,我不会的。

      鲁  孩子,你要说,你要说。假若你忘了妈的话,--

      [外面的雷声。

      四  (不顾一切地)那--那天上的雷劈了我。(扑在鲁妈怀里)哦,我的妈呀!(哭出声)

      [雷声轰地滚过去。

      鲁  (抱着女儿,大哭)可怜的孩子,妈不好,妈造的孽,妈对不起你,是妈对不起你。

      (泣)

      [鲁贵由右门上。脱去短衫,他只有一件线坎肩,满身肥肉,脸上冒着油,唱着春曲,眼迷迷地望着鲁妈同四凤。

      贵  (向鲁妈)这么晚还不睡?你说点子什么?

      鲁  你别管,你一个人去睡吧。我今天晚上就跟四凤一块儿睡了。

      贵  什么?

      四  不,妈,您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儿。

      贵  侍萍,凤儿这孩子难过一天了,你搅她干什么?

      鲁  孩子,你真不要妈陪着你么?

      四  妈,您让我一个人在屋子里歇着吧!

      贵  来吧,干什么?你觉这孩子好好地歇一会儿吧:她总是一个人睡的。我先走了。

      鲁  也好,凤儿,你好好地睡,过一会儿我再来看你。

      四  嗯,妈!

      [鲁妈下。

      [四凤把右边门关上,隔壁鲁贵又唱"花开花谢年年有,人 过了个青春不再来 "的春调。她到圆桌前面,把洋灯的火捻小了,这时听见外面的哇声同狗叫。她坐在床边,换了一双拖鞋,立起解开几个扣子,走两步,却又回来坐在床边,深深地 叹一口气倒在床上。外边鲁贵低声在唱,母亲像是低声在劝他不要闹。屋外敲着一声又一声的梆子。四凤又由床上坐起,拿起蒲扇用力地挥着。闷极了,她把窗户打 开,立在窗前,散开自己的头发,深深吸一口长气,轻轻只把窗户关上一半。她还是烦,她想起许多许多的事。她拿手绢擦一擦

      脸上的汗,走到圆桌旁,又听见鲁贵说话同唱的声音。她苦闷地叫了一声"天"!忽然拿起酒瓶,放在口里喝一口。她摸摸自己的胸,觉得心里在发烧。

      [鲁贵由左门上,赤足,拖着鞋。

      贵  你怎么还不睡?

      四  (望望他)嗯。

      贵  (看她还拿着酒瓶)谁叫你喝酒啦?(拿起酒瓶同酒菜,笑着)快睡吧。

      四  (失望地)嗯。

      贵  (走到门口)不早了,你妈都睡着了。

      [鲁贵下。

      [四凤到右门口,把门关上,立在右门旁一会,听见鲁贵同鲁妈说话的声音。走到圆桌旁,长叹一声,低而重地槌着桌子,扑在桌上抽咽。"天哪"!外面有口哨 声,远远地。四凤突然立起。畏惧地屏住气息谛听,忽然把桌上的灯转明,跑到窗前,开窗探头向外望,过后她立刻关上,背倚着窗户,惧怕,胸前起伏不定粗重地 呼吸。但是口哨的声音更清

      楚,她把一张红纸罩了灯,放在窗前,她的脸发白,在喘。口哨愈近,远远一阵雷,她怕了,她又把灯拿回去。她把灯转暗,倚在桌上谛听着。窗外面的脚步的声音,一两声咳嗽。四凤轻轻走到窗前,脸转向着观众,倚在窗上。

      外面的声音 (敲着窗户)。

      四  (颤声)哦!

      外面的声音 (敲着窗户,低声)喂!开!开!

      四  谁?

      外面的声音 (含糊地)你猜!

      四  (颤声)你,你来干什么?

      外面的声音 (暗晦地)你猜猜!

      四  我现在不能见你。(脸色灰白,声音打着颤)

      外面的声音 (含糊地笑声)这是你心里的话么?

      四  (急切地)我妈在家里。

      外面的声音 (带着诱意)不用骗我!她睡着了。

      四  (关心地)你小心,我哥哥恨透了你。

      外面的声音 (漠然)他不在家,我知道。

      四  (转身,背向观众)你走!

      外面的声音 我不!(外面向里用力推窗门,四凤用力挡住。)

      四  (焦急地)不,不,你不要进来。

      外面的声音 (低声)四凤,我求你,你开开。

      四  不,不!已经到了半夜,我的衣服都脱了。

      外面的声音 (急迫地)什么,你衣服脱了?

      四  (点头)嗯,我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外面的声音 (颤声)那……那……我就……我(叹一口长气)

      四  (恳求地)那你不要进来吧,好不好?

      外面的声音 (转了口气)好,也好,我就走,(又急切地)可是你先打开窗门叫我。

      四  不,不,你赶快走!

      外面的声音 (急切地恳求)不,四凤,你只叫我……啊……只叫我亲一回吧。

      四  (苦痛地)啊,大少爷,这不是你的公馆,你饶了我吧。

      外面的声音 (怨恨地)那么你忘了我了,你不再想……

      四  (决定地)对了。(转过身,面向观众,苦痛地)我忘了你了。你走吧。

      外面的声音 (忽然地)是不是刚才我的弟弟来了?

      四  嗯!(踌躇地)……他……他……他来了!

      外面的声音 (尖酸地)哦!(长长叹一口气)那就怪不得你,你现在这样了。

      四  (没有办法)你明明知道我是不喜欢他的。

      外面的声音 (狠毒地)哼,没有心肝,只要你变了心,小心我……(冷笑)

      四  谁变了心?

      外面的声音 (恶躁地)那你为什么不打开门,让我进来?你不知道我是真爱你么?我没有你不成么?

      四  (哀诉地)哦,大少爷,你别在缠我好不好?今天一天你替我们闹出许多事,你还不够么?

      外面的声音 (真挚地)那我知道错了,不过,现在我要见你,对了,我要见你。

      四  (叹一口气)好,那明天说吧!明天我依你,什么都成!

      外面的声音 (恳切地)明天?

      四  (苦笑,眼泪落了下来,擦眼泪)明天!对了,明天。

      外面的声音 (犹疑地)明天,真的?

      四  嗯,真的,我没有骗过你。

      外面的声音 好吧,就这样吧,明天,你不要骗我。

      [足步声。

      [足步声渐远。

      四  (心里一块石头落下来,自语)他走了,哦,(摸自己的胸)这样闷,这样热。(把窗户打开,立窗前,风吹进来,她摸自己火热的面孔,深深叹一口气)唉!

      [周萍忽然立在窗口。

      四  哦,妈呀!(忙关窗门,萍已推开一点,二人挣扎。)

      萍  (手推着窗门)这次你赶不走我了。

      四  (用力关)你……你……你走!(二人一推一拒相持中。)

      [萍到底越过窗进来,他满身泥泞,右半脸沾着鲜红的血。

      萍  你看我还是进来了。

      四  (退后)你又喝醉了!

      萍  你,(乞怜地)四凤,你为什么躲我?你今天变了,我明天一早就走,你骗我,你要我明天见你。我能见你就是这一点时候,你为什么害怕你不敢见我?(右半血脸转过来)

      四  (怕)你的脸怎么啦?(指萍的血脸)

      萍  (摸脸,一手的血)为着找你,我路上摔的。(挨近四凤)

      四  不,不,你走吧,我求你,你走吧。

      萍  (奇怪地笑着)不,我得好好地看看你。(拉住她的手)

      [雷声大作。

      四  (躲开)不,你听,雷,雷,你跟我关上窗户。

      [萍关上窗户。

      萍  (挨近)你怕什么?

      四  (颤声)我怕你,(退后)你的样子难看,你的脸满是血。……我不认识你……你是 ……

      萍  (怪怪地笑)你以为我是谁?傻孩子?(拉她的手)

      [外面有女人叹气的声音,敲窗户。

      四  (推开他)你听,这是什么?像是有人在敲窗户。

      萍  (听)胡说,没有什么!

      四  有,有,你听,像有个女人在叹气。

      萍  (听)没有,没有,(忽然笑)你大概见了鬼。

      [雷声大作,一声霹雳。

      四  (低声)哦,妈。(跑到萍怀里)我怕!(躲在角落里)

      [雷声轰轰,大雨下,舞台渐暗,一阵风吹开窗户,外面黑黝黝的。忽然一片蓝森森的闪电,照见了繁漪惨白发死青的脸露在窗台上面。她像个死尸,任着一条一条的雨水向散乱的头发上淋她。痉挛地不出声地苦笑,泪水流到眼角下,望着里面只顾拥抱的人们。闪电止了,窗外又是黑漆漆的。再闪时,见她伸出手,拉着窗扇,慢慢地由外面关上。雷更隆隆地响着,屋子里整个黑下来。黑暗里,只听见四凤在低声说话。

      四  (低声)你抱紧我,我怕极了。

      [舞台黑暗一时,只露着圆桌上的洋灯,和窗外蓝森森的闪电。听见屋外大海叫门的声音,大海进门的声音,舞台渐明,萍坐在圆椅上,四凤在旁立,床上微乱。

      萍  (谛听)这是谁?

      四  你别作声!

      鲁妈的声音 怎么回来了,大海?

      大海的声音 雨下得太大,车厂的房子塌了。

      四  (低声而急促地)哥哥来了,你走,你赶快走。

      [萍忙至窗前,推窗。

      萍  (推不动)奇怪!

      四  怎么?

      萍  (急迫地)窗户外面有人关上了。

      四  (怕)真的,那会是谁?

      萍  (再推)不成,开不动。

      四  你别作声音,他们就在门口。

      大海的声音 铺板呢?

      鲁妈的声音 在四凤屋里。

      四  哦,萍,他们要进来。你藏起来。

      [四凤正引萍入左门,大海持灯推门进。

      大  (慢,嘘声)什么?(见四凤同萍,二人俱僵立不动,静默,哑声)妈,您快进来, 我见了鬼!

      [鲁妈急进。

      鲁  (暗哑)天!

      四  (见鲁妈进,疾由右门跑出,苦痛地)啊!

      [鲁妈扶着门框。几晕倒。

      大  哦,原来是你!(抬起桌上铁刀,奔向萍,鲁妈用力拉着他的衣襟。)

      鲁  大海,你别动,你动,妈就死在你的面前。

      大  您放下我,您放下我!(急得踱脚)

      鲁  (见萍惊立不动,顿足)糊涂东西,你还不跑?

      [萍由右门跑下。

      大  (喊)抓住他,爸,抓住他,(大海被母亲拖着,他想追,把她在地上拖了几步。)

      鲁  (见萍已跑远,坐在地上发呆)哦,天!

      大  (跺足)妈!妈!你好糊涂!

      [鲁贵上。

      贵  他走了?咦,可是四凤呢?

      大  不要脸的东西,她跑了。

      鲁  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外面的河涨了水,我的孩子。你千万别糊涂!四凤!(跑 )

      大  (拉着她)你上哪儿?

      鲁  这么大的雨,她跑出去,我要找她。

      大  好,我也去。

      鲁  我等不了!(跑下,喊"四凤!"声音愈走愈远。)

      [鲁贵忽然也带上帽子跑出,大海一人立在圆桌前不动,他走到箱子那里,把手枪取出来,看一看,揣在怀里,快步走下。外面是暴风雨的声音,同鲁妈喊四凤的声音。

      幕急落。 

侯晓旭

标签:备课资料 高一备课资料 曹禺《雷
附件:下载本资料word文档(可直接打印)
把本页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篇:曹禺《雷雨》剧本第四幕完整版阅读
下一篇:曹禺《雷雨》剧本第一幕完整版阅读
教学设计分类检索
人教版| 苏教版| 粤教版| 语文版| 北师大
七年级| 八年级| 九年级| 高一| 高二| 高三
教案| 导学案| 说课| 课堂实录| 教学案例| 反思
教学论文分类检索
教学反思| 教学计划| 教学总结| 备课资料| 德育论文| 作文指导| 中考指导| 高考指导
师生作品分类检索
教师随笔| 学生随笔| 作品赏析| 初中习作| 中考范文| 高中习作| 高考范文| 作文素材| 散文小说| 古文阅读
红楼梦神话孔子庄子李白杜甫苏轼东坡李清照赏析唐诗宋词诗歌鲁迅小说散文文学作文教学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QQ:8487054
手机:13958889955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