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 手机版
类目:首页杂文参考作文素材

阅读:756  
标签:作文素材
关于孔子的绯闻(孔子见南子)
(一)一次有争议的会面

      孔子与女人,好像并不搭界。那句千古流传的论断“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已将孔子的态度表述得十分明朗。其实,孔子与女人的实质性接触,史书上也只有“子见南子”这个唯一记载,寥寥数语,近来却被广泛挖掘,成为制造噱头的强有力的史实依据。那么,孔子到底和南子有没有关系,是否发生过类似言情剧的传奇故事呢?我们不妨先来回顾一下“子见南子”的场景。

      子见南子,《史记》的记载非常简略,当时南子躲在絺帷中(夫人在絺帷中),也就是帏帐纱帐之类的东西背后,孔子进屋行礼,“北面稽首”,然后南子还礼,“自帷中再拜,环珮玉声璆然”,声音响过,叙述也就戛然而止,没下文了。太史公的春秋笔法,也给后世带来无限遐想的空间。让人产生歧义的,是孔子见完南子后,见“子路不说(悦)”,便信誓旦旦,说“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如果我做了什么不正当的事,那就让上天来谴责我吧!

      子路的不悦,和孔子的解释,让本来很含糊的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从而也饱受后世非议。许多人由此便出来质疑,说如果孔子没做过什么,那还用得着解释吗?身正不怕影子斜,公道自在人心。解释就解释吧,还重复说了两句“天厌之”,这不是越描越黑吗?颇有做贼心虚之嫌。

      不光子路,时至今日的人们也还有如此的反响。其实这也很正常,南子是卫灵公之妻,是卫国的一国之母,在当时属于公众人物。最重要的,她还是个名声不佳而又漂亮的女人。所以“子见南子”就格外引人注目,也就难免饱受非议。那么,事情果真如此吗?未必。

      我们先说子路为什么不悦?这其实和子路的性格有关。《史记》上说,“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该是个实心眼的人,抑或说是个豪爽或者鲁莽的人。这样的人有点什么事都会写在脸上,不会隐藏在心里。恩师与南子这样名声不佳的人会见,子路自是认为有辱斯文,所以会不悦。也就是说,子路不悦,不是说孔子和南子做过什么事,而是他根本不主张孔子去见南子。见,就是让人不齿、也是让人不爽的事。

      那么孔子有没有必要解释呢?有,而且很必要。虽然孔子当时已经50多岁了,未必就要子路来教他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但当时这个事情也确实非常敏感,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子路的不悦,也正是孔子所担心的,所以孔子要解释。我们不能因为孔子解释了,就说他有问题。谣言止于智者,不过是一句宽慰人心的话,未必人人都是智者不是?况且,彼时的孔子还未达到“耳顺”的境界修为。子路是个粗人,莽夫,和智者本就不沾边,解释都不一定能理解,更何况不解释呢?子路作为第三者,其看到和理解的,本就和当事人双方有着一定的偏差。但是谣言的流传,往往又是第三者的感官意愿,这太让人纠结了!所以孔子要正其视听,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由此可见,子路的不悦和孔子的解释,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更不能看作孔子与南子之间有事儿的依据。

      子见南子,就像现在娱乐圈的炒作,让南子一夜成名,并一直红火到了现在。若不是孔圣人的千年思想流传至今,作为春秋时期的一个国君夫人,就算当时多么著名、多么漂亮,南子怕也不会成为现代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假如南子活在当代,她该万分感谢孔子,甚至还要拿出一些PS过的照片或视频,进一步混淆公众视听,以防止被大众所抛弃。

      可惜,南子没有赶上好时代。她丝毫没有恶意炒作自己的念头,却不断经受那些被恶意炒作思维所支配的当代人的意淫,这是不公平的。犹如时下一些人极其变态的心理,看到他人倒霉,在没有搞清事情源本之前,就无原则的去摇旗呐喊,以满足自己自私狭隘、阴暗邪恶的内心。

      (二)南子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南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太史公没有专门记述,只是后人略有评价。《十三经注疏》中有引用汉代孔安国(孔子十一代孙)的注,说“南子者,卫灵公夫人,淫乱”。话虽不多,却给定了性,就像歌词中唱的,是个坏、坏、坏女人。其实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南子这个人。她是不是就是后人所说的淫乱女人,是不是已经淫荡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呢?

      说南子淫乱,主要源于两个方面的事实:一是南子未出嫁之前,与宋国的公子朝相好;二是南子嫁给卫灵公后,与弥子瑕有染。这两件事,就像一个人头上的癞痢或毒疮,成为南子挥之不去的瑕疵。我们一个一个地说。

      首先是她和公子朝的一段情。这个实在没必要大惊小怪,南子是当时宋国的公主,公主与公子谈个恋爱,不是很正常吗?南子未出嫁,有选择爱和被爱的权利,至少跟淫乱扯不上边吧?况且,彼时的中国,三从四德的理念还未成为思想的主流,男女间没有太多的禁忌束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当时是被歌颂的对象。

      其次是和弥子瑕的暧昧绯闻。这个就更离谱了,弥子瑕是谁?卫灵公的宠臣。《韩非子》有记载:弥子瑕“有宠于卫君”,曾以“余桃”喂卫灵公,就是在朝会上把自己吃了一半的桃子喂给卫灵公吃,卫灵公非但不恼火,还对群臣说弥子瑕很知道心疼他,觉得桃子好吃就惦记着给他吃,美得屁颠屁颠的。你想到了什么?背背山?也许,卫灵公同志喜欢的根本就是男子而非南子。而且,南子为什么要嫁给卫灵公?这是政治的婚姻,不是南子所能左右的。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却嫁给一个比她大30多岁的糟老头子(据说南子和卫灵公差30岁),搁你你愿意?至于对同样不离卫灵公左右的弥子瑕,南子会不会因日久而生情,这个倒还真有待考证。

      南子出嫁后,又偷会公子朝,也是她淫乱的一个重要佐证。但这里面还有一件事需要说明,就是《左传•定公十四年》中记载的,卫灵公曾“为夫人南子召宋朝,会于洮”。要说卫灵公这个人的行为,也确实令人匪夷所思,主动安排老婆和老情人聚会,这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能干得出的事。有这样的老公,南子根本没必要去偷会公子朝。所以这就有两个可能:不是人家南子和公子朝没事,就是卫灵公有强迫型精神分裂症。如果是后者,面对这样一个老公,南子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是不是都可以理解呢?


展开全文阅读
      关于南子淫乱的绯闻,就仅限于上面提到的这两个人,并无其他例证。就此而说南子淫乱,似乎证据不是很充分。相反,我们倒是从她与这两个男人的情史绯闻里,看到了一个勇敢而率性的性情女人。

      南子的绯闻,只让一个人受不了,就是南子的儿子蒯聩,他甚至产生了杀死母亲的念头。蒯聩路过宋国,听到有人唱歌,“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左传•定公十四年》),既然已经满足了你们的母猪,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漂亮的种猪呢?这歌唱得是相当恶毒粗鲁的。我们的问题又来了:在荒郊野外唱歌的这人是谁呢?他唱这歌意欲何为呢?《左传》中说唱歌的是“野人”,该“野人”不是尚未完全进化的人,也不是粗鄙野蛮之人,而是在郊野随便遇到的野外之人,普通老百姓。这就难免让人产生疑问了,当时通讯媒体并不发达,哪里会像现在屁大一点事就能炒得地球人都知道呢?一个普通老百姓整天种地看孩子的,从哪里打听到的这些?还将其作词谱曲,娱乐生活,很奇怪。

      那么,都有什么人会知道南子的事呢?首先,这些人肯定是能得到内幕消息的人,绝非一般等闲之辈;第二,这些人是有文化的人,谱成诗歌唱颂便是证明。当时的文化,可以说是一种只属于上层人士掌握的奢侈品,老百姓根本就不识字,更别说作诗唱歌了。

      更重要的是,这人早不唱晚不唱,偏偏在蒯聩经过的时候唱,很蹊跷。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是有人刻意安排,故意唱给蒯聩听的。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南子的绯闻,肯定是从王宫内部传出去的。即是这样,其中便有了不确定的因素,因为政治上的勾心斗角本就可以充当谎言的催化剂,到最后,还有几分可信度呢?

      (三)子见南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了解完南子,现在我们仍旧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看看南子和孔子之间到底有没有事情发生。在此之前,我们先搞懂事情外围的几个问题:1.南子为什么要见孔子?2.孔子对南子什么态度?3.孔子为什么一定要去见南子?

      南子为什么要见孔子?南子会见孔子是什么心态?根据现在人的想法,我们可以用排除法一一分析。一说孔子是帅哥,南子想要霸占孔子。此说虽然可笑,但人也不在少数。原因是:孔子身高“九尺有六寸”(《史记》),大高个儿,相当于现在一米九几,有型。其实大高个未必就是帅哥,当时人们身材如果都矮的话,那么孔子的个头就相当于现在姚明,喜欢你是喜欢你打篮球的技艺,要说上床还是刘德华合适些。况且孔子“生而首上圩顶”(《史记》),实在和帅哥二字相去甚远;二说南子是想与名人睡觉的心态。就像现在的意淫,要的是那感觉。这也很滑稽,为什么?孔子现在是圣人,可在当时根本不算什么名人。南子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逊于孔子。况且那时的孔子岁数也不小了,南子未必就有恋父情结;三说南子想追星。也很幼稚。孔子也不是什么星,孔子在当时小有名气,但也不至于引起南子的骚动。当时的孔子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往返于各国之间,讲学、传道,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巡回演出,还处于走噱阶段,连吃饭都成问题。即便属于明星之列,也绝不是什么大腕。

      其实,南子召见孔子,更多的还是出于尊重和仰慕。“子见南子”的会晤,应该是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进行的。南子躲在絺帷之中,孔子进屋行礼,南子回拜。很客气、很礼仪的,甚至二人都没有近距离接触。而南子“环珮玉声璆然”,说明当时南子的穿戴很整齐,装束是很庄重的(并非着急忙慌脱衣服发出来的声音),由此也可以看出她对孔子的敬重。从这种庄重的态度来看,南子肯定也不是个完全不讲究的人,绝不会发生什么形体诱惑,或是语言挑逗之类的肤浅事情。

      人们多有这样一个误解:淫妇必是见人就要上床,流氓必是见谁都要占有。其实也不尽然。照此等理论,敢情人家南子除了上床就什么也不会了呗?她在召见孔子时说,“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史记》),这说明南子是参与政治的,也是懂政治的,出于对孔子的仰慕,对人才的渴望,所以心向往之,这些想法应该是很正常的。

      南子召见孔子,还有一个原因:她和孔子是老乡,孔子祖上也是宋国人,《史记•孔子世家》中,说孔子“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根儿在宋国。南子是从宋国嫁来的公主,异国相遇,见个面太正常不过了。况且,南子也不是只欣赏孔子,她对有才能的人都很欣赏,比如被卫灵公称为贤大夫的蘧伯玉。难道南子和他也有一腿?

      孔子见南子,既然知道会饱受非议,那么孔子为什么还一定要冒险相见呢?孔子注重名声,这是肯定的。当时的孔子志在讲学、为政,推销自己的观点,总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更不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所以孔子不会做傻事。其实从内心讲,孔子当时也不愿见南子,所以对于南子的邀请先是“辞谢”,然而后来南子几次三番的邀请,孔子就感到不好意思了。南子是国君的夫人,地位在那摆着呢,孔子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所以“不得已而见之”(《史记》)。况且孔子吃着人家的俸禄,出于礼貌也要见上一见。

      孔子见南子,其实也是有成熟考虑的。孔子的思想、说教,在当时还处于宣传起步阶段。当时社会百家争鸣,儒家只是其中的一个流派,实惠不实惠,还需时间的检验。任何事情的认知都有一个过程,不是一下子就能让所有人接受的,而这个过程,又是艰难而痛苦的,所以孔子当时并不得志。就是卫灵公对孔子也不是很重视,孔子在鲁国“奉粟六万”(《史记》),到了卫国也给他“奉粟六万”,就已经说明问题了,没有给他开列更高更特殊的待遇。南子在卫国是国母,深得卫灵公宠爱,当着卫国半个家。孔子要想推销自己的思想,就必须要过南子这一关。既然有政治上的考虑,当然就不会有作风上的荒唐,人家孔子又不是吃软饭的。

      卫灵公有次与南子同车而行,招摇过市,孔子说了句“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史记》),也被人们拿来炒作,说孔子在吃醋,笑话,难道孔子已经爱南子到了不能接受卫灵公的地步了?如果这样,那下一步该是买凶行刺,携了南子远走高飞了。

      (四)心里阳光一点

      子见南子,还有一个细节,是人们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南子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召见孔子的。卧室,总能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所以有人就此下结论:孔子也是人(相对于圣人的凡人),也有七情六欲,干柴遇烈火,俩人没事鬼都不信。不过这事还真是见鬼了,因为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被人们忽视了,就是太史公关于“子见南子”的记载是怎么得来的。是司马先生的凭空想象?恐怕站不住脚。司马迁作为史官,如实记述历史的真实,是职业道德所在,《史记》一书向来以严谨、实录的精髓著称于世,所以“子见南子”肯定是有事实依据的。

      其实,太史公的寥寥数语,却也交代了几个重要细节:南子坐南朝北,所以孔子“北面稽首”,这个当然可以理解,南子是国母,自称小君,面南背北无可厚非。然而“夫人在絺帷中”,这就是当时的细节了,就像电影的布景、美术。后来还有“环珮玉声璆然”的音响效果。这些细节,太史公并未亲见,却交代得这么清楚,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这些细节被记录或是流传出来。既然有他人在场,那么孔子和南子就不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南子再怎么着,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就霸王硬上弓吧。

      后来的事,《史记》没有交代,然则如此重要的宫廷会晤,总该在别的地方有记载吧,在哪里?找不到。南子作风不好,当时都有诗歌传唱,孔子和南子有一腿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任何记载,让人不可思议。这也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孔子和南子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事。

      南子名声不好,是个坏女人,所以子见南子必定不干净。这里面存在着逻辑性错误。错误在哪?第一,即便南子淫乱,未必就到了不加节制,见谁和谁上床的地步吧?所以“淫乱”二字容易让人误解;第二,见一面就有事,也不合乎正常的逻辑,这也不是演三级片呀,总不至于两个人一见面,不管围观群众,上来就招呼吧?

      况且,他们之间要真有那心思,也该偷偷行事吧?退一万步讲,孔子还不至于秀逗到在没有搞清周边形势的情况下,就贸然地宽衣解带吧?万一卫灵公同志进来怎么办?

      一些无聊至极的猎奇者,总喜欢在男女问题上大做文章,总想要搞得孔子和南子有点事出来,才觉得有看头,才更过瘾。子见南子就说有一腿,那么,子见卫灵公是不是就是同性恋呢!我实在搞不懂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我们心里还是阳光一点的好。

      节选自《破禅》(中国长安出版社)
标签:作文素材 关于孔子
把本页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篇:2012高考满分作文及范文选登 学生作文范文
下一篇:出于一己之私的道德是靠不住的(做好事是否需要报酬)
教学设计分类检索
人教版| 苏教版| 粤教版| 语文版| 北师大
七年级| 八年级| 九年级| 高一| 高二| 高三
教案| 导学案| 说课| 课堂实录| 教学案例| 反思
教学论文分类检索
教学反思| 教学计划| 教学总结| 备课资料| 德育论文| 作文指导| 中考指导| 高考指导
师生作品分类检索
教师随笔| 学生随笔| 作品赏析| 初中习作| 中考范文| 高中习作| 高考范文| 作文素材| 散文小说| 古文阅读
红楼梦神话孔子庄子李白杜甫苏轼东坡李清照赏析唐诗宋词诗歌鲁迅小说散文文学作文教学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QQ:8487054
手机:13958889955 电脑版